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一场车祸背后的责任承担


来源:未知-2016-11-29 11:30



       刘喜乐是乡里面有名的“闲人”,2010年年底失业之后一直赋闲在家,愧于妻子一力养家的艰辛,2012年3月,经熟人介绍,刘喜乐聘用到一家颇为有名的国有公司当驾驶员。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刘喜乐的再就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家庭的负担。正当刘喜乐感叹生活越好越好之时,一场意外却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2014年的一天,刘喜乐接到公司建设科科长的通知,驾驶公司向污水处理公司租用的小型轿车外出办事,事情处理好之后,刘喜乐将科长送回了家。见天色已晚,刘喜乐便准备先将车开回家,待明早上班之时再把车开到单位。刘喜乐在回家途中接上了自己的妻子,一家人在外吃晚饭后,驾车回家。
       然而,不幸发生了。刘喜乐回程途中未发现前方由右往左通过路口的行人张大明,导致轿车车头前部与张大明相撞,造成张大明遭受重创,轿车严重受损。
       受到撞击的刘喜乐惊慌失措的下车查看张大明的情况,在路人的提醒之下,他才如梦初醒般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配音:刘喜乐)我该怎么办了?该怎么办呢?完了,完了,这个人被撞的那么凶。
       张大明立即被送往城里的骨科医院抢救治疗。张大明的伤势较重,需要半年之后行缺损颅骨修复等后续治疗,术后还可能有癫痫的危险。随后,发生事故所在地的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刘喜乐担事故全部责任,张大明不承担事故责任。在之后半年,张大明一家辗转省内各大医院,只为寻求最稳妥的治疗方案。在此期间,共花费医疗费用4万余元。2013年,经司法鉴定所鉴定,张大明的伤残等级为五级、六级和3个十级。不幸的是,张大明因这次车祸的脑外伤引起精神障碍,被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评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张大明的妻子小林看到鉴定结果之后晕厥过去,这个结果对于本不富裕的张家来讲无疑是晴天霹雳。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倒下了,孩子的学费、老人的生活费、丈夫的医药费、家里的各项开支、自己羸弱的身体……巨大的生活压力压得小林喘不过气来,张大明一家在多次与刘喜乐商讨医药费未果之后,一纸诉状将刘喜乐告至了当地法院,请求判令刘喜乐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九十万元,刘喜乐所在的国有公司、污水治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刘喜乐驾驶机动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致张大明受伤致残,刘喜乐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赔偿张大明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而刘喜乐作为国有公司的工作人员,被主管领导安排驾驶公务用车过程中造成本次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在执行工作任务中造成的损害,因此应由刘喜乐所在的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污水治理公司虽属于轿车的法定车主,但发生交通事故时,该车处于被租用状态,且污水治理公司对损害的发生无过错,因此不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在此之前,刘喜乐和保险公司均垫付了一定的金额,张大明一家也向刘喜乐所在公司借了20万元,因此,法院通过分析案情,综合各项因素,认定该案的损失共计85万元。法院判决,承保公司支付张大明25万元,刘喜乐支付张大明赔偿款30万元整,驳回张大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刘喜乐所在的公司认为刘喜乐的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公司不应当对其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公司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刘喜乐对公司的诉讼请求。
       在二审中,法院经调查发现,刘喜乐驾驶租用污水公司的小型轿车搭乘建设科科长刘友全外出办事后,在当天下午5点左右回到公司,因刘友全需向领导汇报工作,刘友全于是要求刘喜乐等候并驾车送其回家。后来刘喜乐在驾车送刘友全回家后,在途中接上了自己的妻子,一家人在外吃晚饭后,刘喜乐在驾车回家过程中发生了本次车祸。
       二审法院综合案情事实,认为原审判决认定本案实施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因而导致判决不当。因此,二审法院判决如下:一、维持承保公司支付张大明25万元;二、刘喜乐赔偿张大明30万元,刘喜乐所在的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这起交通事故案终于尘埃落地,走出法庭的刘喜乐真诚地向张大明一家道歉。辞职后的他准备去当地一家建筑工地打工,想着在尽快付清张大明的医疗费用之后,真正肩负起家中顶梁柱的担子,努力工作,减轻妻子的负担,好好经营自己的家庭。

1、《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对于单位工作人员在执行工作任务之时造成他人损害的,是如何划分责任的?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交通事故发生之时,刘喜乐系公司工作人员,若其在执行工作过程中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对于张大明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由公司承担。

2、本案中要将刘喜乐的行为认定为执行工作任务造成的伤害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答:关于刘喜乐的行为是否属于执行工作任务的范围时,应当考虑行为的内容、行为的时间、地点、场合、行为的名义(以单位名义或个人名义)以及行为的受益人、该行为在外观上是否足以被认定为执行职务、依照社会的共同经验是否足以认为该行为与用人单位有相当关联等因素。

3、那在本案中,刘喜乐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执行工作任务而造成的损害?

       答:本案中,刘喜乐的行为不能认定为执行工作任务,主要理由如下:从本次交通事故大圣的时间分析,当时已为晚上19时许,已超出了通常的工作时间;从发生的地点分析,刘喜乐在驾车回家过程中发生本次事故,其不属于刘喜乐的工作场所范围;从刘喜乐驾驶车辆的行为与履行职务的关联性分析,刘喜乐下班后送科长刘友全回家,一起吃完晚饭后回家过程中发生本次事故,刘喜乐作为公司工作人员,并不是专职驾驶员,送刘友全下班也不属于其工作职责,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余刘喜乐履行职务也不具有关联性,刘喜乐的行为不能认定为执行工作任务的行为。

4、车主污水治理公司是否需要对本案中的交通事故承担责任?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刘喜乐驾车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并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刘喜乐作为直接侵权人,应当对张大明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依法承担保险责任。污水治理公司作为轿车的所有人,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5、本案中刘喜乐所在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答:关于刘喜乐所在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物驾驶资格或者为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防艾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
       本案中,刘喜乐所在公司虽然不是发生事故轿车的所有人,但其从污水治理公司租用车辆后已成为该车的实际管理人,且并未履行对其车辆的监督和管理责任,长期将其租用的车辆任由公司员工个人使用,对于可能出现或已经出现的员工个人使用车辆的行为不防范、不监督,不制止,从而导致事故的发生。因此,综合以上因素,刘喜乐所在的公司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6、在本案中,若刘喜乐所在的公司对二审判决依然不服,能否再次上诉?

       答:《民事诉讼法》第10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依照法律规定实行两审终审制度。所谓两审终审制度是指某一案件经过两级人民法院审判后即告终结的制度。因此,若刘喜乐所在的公司对于二审结果仍不服的,不可以再上诉。但是可向上一级法院申请启动再审程序。



上一篇:不该建的围墙 下一篇:子虚乌有的荣誉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