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不该建的围墙


来源:未知-2016-11-29 11:15



        叶德全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养鸭能手,上世纪80年代初靠着精明的头脑和年轻人特有的冲劲,开办了村里第一个大型养鸭场。但近年来,由于管理不善,养鸭场规模已经大大缩小,辉煌不再。如今,已过天命之年的叶德全将养鸭场转型成为砖厂,交给了大学毕业的儿子打理,自己则闲赋在家带孙子,闲暇之余养几只鸭子,在赶场日拿到集市上卖了当做零花用。
        2015年年初,叶德全发现自己出售的鸭子颇受欢迎,便决定再多养几只,拓宽销路。但是自家住宅面积有限,容纳不下更多的鸭子。一天傍晚散步时,叶德全望着常年外出打工邻居严昌盛家门口自留的菜地和两家之间用于农田生产和灌溉的通道,忽然计上心头。
        第二天上午,叶德全叫上朋友老王,将自家的院墙拆除,擅自将自家院落向通道内扩宽了五米,重新砌上围墙,为保证鸭子的安全,还在水沟上盖上了水泥板。严昌盛还经亲戚的介绍,引进了新型的育苗,准备在家里自己种粮,不再外出了。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临近春节,当外出打工的严昌盛拖家带口兴高采烈回到家中,迎接他们的是家旁狭窄无比的通道和一群悠闲散着步的鸭子。
        严昌盛决定去找叶德全,让他把扩建的院墙拆掉,将通道恢复原状。
        (配音:严昌盛)“叶哥,最近生意好哇?还记得我不?我是隔壁的小严啊,好久不见了。”
        正在晒太阳的叶德全一惊,心想这人莫不是来找我说通道的事情的吧,虽有些担忧,但表面还是故作镇定:
        (配音:叶德全)“小严啊,当然记得了,这次回家呆多久呢?来,坐下来说话。”
        (配音:严昌盛:笑着说)“叶哥,我就不坐了。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我们两家之间通道的事情。你看,我现在也不出去打工了,就在家里种地,这通道这么窄,我连车都开不过去。昨天隔壁的李哥还给我说通道加上水泥板影响到了他家农田的灌溉。做人不能太自私,你这两天挑个合适的日子,还是把通道恢复原状吧。”
        听到这,叶德全心里就不高兴了。
        (配音:叶德全)“小严,你这怎么说话的。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什么叫做人不能太自私,我只是占用了一点点的通道而已,我自己的车过去完全没有问题。我养了这么多鸭子,外面不加水泥板鸭子掉下去怎么办?再说,自家院子能种多少粮食,主要产粮的地还是在大队里,影响一点灌溉没事的。”
        严昌盛在拆围墙这件事上是毫不退让:
        (配音:严昌盛) “叶哥,你那家用小轿车能和我的大货车相比吗,我每天拉货只能将车停在巷子口,东西又多,搬来搬去的,浪费不少时间不说,货物还会受到一定的损伤。再说,不光是小李,全生产队都在说你占用通道的事情。通道可是集体所有,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不能牺牲我们全队人的利益去保证你一个人的利益!”
        二人针尖麦芒,互不退让。一直吵到了太阳落山。末了,严昌盛对叶德全说:
        (配音:严昌盛)“叶哥,我好说歹说你就是不肯恢复通道,那我只有自行拆除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叶德全不以为然:(配音:内心独白)“小样儿,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第二天清晨,叶德全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出门一看,新建的围墙已经被拆了七七八八,而指挥着一群人忙的热火朝天的,不正是邻居严昌盛么?
        叶德全一把拉住严昌盛
        (配音:叶德全“你这是干嘛?大清早的找一大群人拆我围墙,你这是强盗行为!”
        严昌盛冷漠的甩开叶德全的手
        (配音:严昌盛)“叶哥,我昨天可是说过的,要自行拆除这个不合规定的围墙,我是维护我们队里人的利益,你可怨不得我。”
        说罢,严昌盛带着人继续拆除院墙。叶德全心里着急,这围墙可是花了不少钱呢,这下可是亏大了。于是他一边叫工人们停手,一边跑去拦住拆墙的工人。慌乱间,叶德全在拉扯过程中不慎跌倒在地,扭伤了脚。叶德全妻子韩晓芳见状立即将其送往社区医院,经医院鉴定叶德全为足骨轻度骨折,前后医治了三个多月,共花去医疗费8000余元。
        叶德全伤好之后,找到了严昌盛,要求严昌盛赔偿拆除围墙损失、医疗费以及精神损失共计6万元。
        (配音:严昌盛)“叶哥,你这就不讲理了。围墙是你自己违规建的,我没有要求你赔偿我的损失,你还反过来找我了。再说,伤是你自己去拉扯工人摔倒造成的,要找你去找那个害你跌倒的工人去,这些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要胡乱攀咬。”
        (配音:叶德全)“严昌盛,你不经我允许带人擅自拆除我的围墙,还害我跌倒住院,当时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谁害我跌倒的?人都是你叫的,我不找你找谁?你别欺人太甚!”
        说着说着二人又要动手,此时在附近收党费的村支部书记赵金贵闻声而来,及时制止了两人,并将两人带到了乡里的司法所,希望司法所的干警化解二人的矛盾,解开两人的心结。
        司法所的干警听取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首先安抚了双方的情绪。但是双方情绪非常激动,根本不适宜坐在一起解决问题。于是,司法所干警采取了分别谈心的方式,首先找到叶德全,告知叶德全虽有使用公共区域的权利,但这是建立在不能阻碍他人正常的生产生活的基础上的。接着又找到了严昌盛,告诉他虽然叶德全的占用损害了大家的利益,造成了种种不便,但也不应擅自带人去拆除围墙,应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叶德全的脚伤虽不是严昌盛直接导致的,但严昌盛在此过程中也应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通过向二人讲解了有关政策法规,叶德全、严昌盛都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叶德全表示回家后立刻拆除围墙及水泥板,严昌盛赔偿叶德全医疗费用等共计5千元整,双方最终握手言和。

1这个案件应验了一句话:切莫贪图一时之利,而伤了邻里间的和气,知法守法,才能安心。现实生活中,也会出现一些因私占用公共通道的情况发生,继而发生邻里间的纠纷。此案件是因占用公共通道而产生的邻里纠纷,那么什么是“公共通道”呢?

        回答:此案中“公共通道”对应的是民法通则中的“邻里关系”。所谓“邻里关系”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相互毗邻不动产的所有人或使用人,在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利时发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也就是,在所有人或使用人在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利时发生矛盾的,应当运用法律调节彼此间的矛盾,使他们有权从邻方得到必要的便益,并防止来自邻方的危险和危害。同时,对各自所有权的行使也应有所节制,不能损害邻方的合法权益。因此,相邻关系实际上是在斟酌相邻各方的利益和公共秩序后,对行使所有权的一种限制或节制。享有地上权(见用益物权)的人,也应适用相邻关系的法律规定,也就是本案中的“公共通道”。

2、那在法律上对于“公共通道”的使用有哪些相应的规定呢?此案中,叶德全的行为是否属于损害了严昌盛的合法权益?

        回答:《民法通则》第83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 ,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邻方造成妨碍或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此外,根据《物权法》第84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
此案中,叶德全因为私人原因,擅自扩宽围墙,造成排水灌溉的不便,根据《民法通则》第83条之规定,叶德全确给邻居严昌盛造成了妨碍,应该立即拆除围墙,并赔偿严昌盛因此造成的损失。

3、那么在本案中,叶德全侵害了严昌盛的合法利益,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根据司法所调解结果进行的赔偿是否合理?

        回答:叶德全私自扩宽围墙,不仅给严昌盛带来了通行的不便,造成严昌盛货物的损坏,而且扰乱了村里的排水和灌溉,影响了大家的合法利益。根据《物权法》第85条规定:“法律、法规对处理相邻关系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法律、法规没有规定的,可以按照当地习惯。”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7条规定:“相邻一方因施工临时占用他方使用的土地,占用的一方如未按照双方约定的范围、用途和期限使用的,应当责令其及时清理现场,排除妨碍,恢复原状,赔偿损失。”根据司法所的调解,二人合力拆除了围墙,且叶德全赔偿了严昌盛因此造成的损失,从这个调解结果来看,是符合法律规定以及社会伦理的。

4、案例中,叶德全因阻止严昌盛带人拆除围墙而跌倒摔伤,严昌盛等人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回答:在本案中,严昌盛等人基于自身的过错而非故意致使叶德全遭受轻微伤,不负刑事责任,应承担民事责任。在《民法通则》上适用第106条第2款的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5、由于本案中不清楚是何人推倒的叶德全。如果是是严昌盛请来的工人推倒的叶德全,那么在责任划分上应遵从什么样的法律法规呢?

        回答:由于严昌盛与工人构成雇佣关系,且不能够确定是由于谁的过失致使叶德全摔倒,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在本案中,严昌盛作为雇主,应承担全部责任。鉴于事情起因是叶德全擅自修建围墙所引起,叶德全也应承担一部分的责任。因此,严昌盛一力承担叶德全医疗费用5千元是合理的。

6、应该如何鉴定叶德全所受的为轻伤还是重伤?鉴定标准是什么?

        回答:从本案来看,经医院鉴定,叶德全所受的伤属于足骨骨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发布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叶德全为轻微伤,不构成刑事犯罪,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进行民事赔偿。

7、在本案中,严昌盛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带人前去拆除叶德全修建的围墙,这种行为固然是不妥的。那么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我们遭遇了类似于严昌盛这样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况,应当如何合法的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回答:公共区域为住户共同使用,但住户在使用的时候要注意一个前提,即不能影响其他住户的正常生活。一旦发生侵害,受侵害方可先找到侵害方进行协商,协商不成,可向村委会或者乡(镇)司法所申请人民调解,调解不成的,可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切不可擅自采取过激行为。

8、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能也会遇到此种类型的纠纷,鉴于此,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或提醒吗?

        回答:邻里纠纷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难免会遇到。纠纷一旦产生,它的化解不应是靠武力、拳头来解决的,它需要邻里之间相互理性、谦让,有矛盾纠纷双方相互协商解决,更需要大力倡导社会公德。从现实的生活中来看,大量的邻里纠纷,都是一些所谓“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发生的,但这些小事确实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被侵害一方固然可以通过投诉、诉讼来讨说法,但这必然会耗去当事双方大量精力、财力,还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双方消耗精力、陪了时间,造成心情不愉快;而且长此以往,邻里之间人与人会形成隔阂与冷漠更深,不利于社会风尚的整体和谐。如果邻里之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就搞得像“敌人”一样了,这样做邻居十分糟糕。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邻里之间的关系处理好是和谐社会的基础。当然,邻里和谐,仅靠法律的约束是不够的,更需要居民们提高公德意识,加强自律,关爱他人。人与人之间、邻里之间,应多些人情味,少些火药味。有了包容、理解、协商、妥协,许多矛盾其实并不难解决。只要注意生活中的小细节,时刻为周围邻里的生活环境着想,出现矛盾纠纷,要进行宽容并及时解决、改正,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邻里之间会更加和睦,和谐的小区处处充满着温馨和笑容。



上一篇:90后女子的奢侈游戏 下一篇:一场车祸背后的责任承担